加啊股票网

或许是原生家庭的破碎,先天后天身体的缺陷

简介: 或许是原生家庭的破碎,先天后天身体的缺陷,被暴力对待、为群体排斥的孤独恐惧…

疗愈和被疗愈的故事,在舞台上发生了。

而这个凯龙人,似乎也在演绎着凯龙星原型的“受伤”和“疗愈”故事。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 我的爱就有意义 / 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 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

而凯龙星在我们星盘上的位置,既指示了我们各自的一些“伤口”,它同时也提示了藏在我们伤痕之下的疗愈力。

在凯龙星这里,藏着我们真正的疗愈天赋。

你可以用它给别人带来滋养,深深地在这种疗愈的过程中实现自我救赎。

01 凯龙星:伤口,也可以打开你的疗愈力它受过创伤,却成了医生 于1977年被发现的凯龙星位于土星与天王星的轨道之间,仿佛已知世界与未知世界之间的门户钥匙,是意识的成长与扩张。

当凯龙从自己的原始创伤中走出,转而自愈愈他成为人神敬重的导师与医者,又被无常之箭所击中——他的学生用涂了剧毒的箭误伤了他,尽管凯龙作为神可以永生不死,却也日复一日地被疼痛折磨。

——保罗·波希在占星学中,凯龙以“背负创伤的疗愈者”的含义,为占星师们打开了洞悉人核心创伤及相关心灵议题的门户。

创伤,可以被超越 凯龙星,象征着那些我们生命中难以疗愈的创伤。

凯龙宫位的位置,很大程度揭露我们在生命中哪些领域经历创伤。

占星师理查·诺利提出过“凯龙的洞穴”的概念,取名为“凯龙宫”,以形容那些我们在生命中感觉受伤、想要隐藏起来,或感到“格格不入”的地方。

凯龙所在星座的位置,则揭露我们如何对创伤作出反应,又会在伤痕上覆盖怎样的“膏药”(即我们以何种方式粉饰、逃避创伤),而在行运触发时,体验被“撕膏药”的痛苦。

但凯龙所象征之伤并非只是痛苦——在那其中也包覆着唯有苦过的人,才能尝到的“甘”。

当我们可以根据自己凯龙的配置,对生命中的创伤形成更为聚焦的关注,并有意识地带入疗愈,我们或能打破受害者与加害者的牢笼,成为阳光下的疗愈者。

凯龙星狮子座的他,早年经历着被舞台“质疑”、“拒绝”的经历。

直到后来他在节目中渐渐打开自己、接纳自己的独特,他的声音才成为了治愈无数心灵的纯净港湾。

疗愈,是一种平凡需求 疗愈这个词,经常被解读为一个充满玄学味道的抽象概念。

但我觉得,它其实只是我们在许多层次上无法忽视的实际需要。

就像当一个人身体上的痛苦来临,我们不管是调整生活方式还是求医治疗,都是一种正常平凡的需求,不是只有“意志软弱的人”才会需要。

关于疗愈的含义,我比较喜欢中医的说法——“调常”。

我们不是为了和痛苦一直对打而疗,也不是为了头顶升起疗愈的圣光,只是想要回归安然平常。

比如一个人可能因在群体中经历创伤而变得孤独疏离,若他能真正意义上重拾内心的安宁与群体的健康联结,这就是疗愈。

凯龙星被发现时,在星图中正落在以务实闻名的金牛座,以及视野、启迪与超越的第九宫。

仿佛在提醒着我们,在面对伤痕时,试着去看到生命中那些可以帮助我们疗愈自己的资源与引导(金牛),真正意义上地实现自我负责,继而能够引导他人(9宫)。

神话中的凯龙,从一个被父母遗弃、非人也非神的孤独流浪者,成长为一个医者、哲学家,众多神话英雄的师长——这一路,太阳神阿波罗的收养和教导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但神话中没有提及的部分是,凯龙自己是如何应对和看待生命中的创伤的。

似乎缺了那么一个契机,去解释凯龙如何愿意从自己的伤痛中走出,将生命燃作疗愈之火点亮他人。

尽管故事主线并未描述凯龙如何回应自己生命中的“灵魂暗夜”,当揭开他神灵的外衣,看见里面一个生而“低劣”、被至亲遗弃流放的半人马孩子,我觉得那并不轻松,甚至沾满了人性的泥泞。

故事的一开始,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和“光环”是不搭边的。

他是个卖神油的家暴男,会为生计窝囊狼狈,生活看起来充满“伤痕与不堪”。

)可之后,他却从卖神油的,转变为白血病人铤而走险,成为特效药的“药神”。

凯龙式的疗愈、自愈愈他生发于这样一颗心——因我们是有情众生,有肉体的伤痛也有心灵的悲伤,所以愿怀着不忍伤痛发生的悲悯而活,而将这种意志付诸于行。

真实地感受,却在开启疗愈 根据当年《不起诉决定书》中的信息,《我不是药神》主角的原型陆勇先生也是凯龙星白羊的配置。

只不过和电影不同,现实中的他也是白血病人,先为自救、后为救人而推广仿制药。

在他与生俱来的孤独与痛苦之中,在他永远无法疗愈而饱受折磨的创伤之中——疗愈,便从那真切的感受中自然开始。

可能在他灵魂暗夜的岁月里,也曾像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类一样,在黑暗中面对苦涩,自我拉扯。

但最终在照看自己伤痕的过程中,看见了一把使自愈愈他二者相融的钥匙——同理心,从而开启了这一场疗愈之旅。

在我们的星盘中,凯龙常常也代表着那些我们得到精神导师指引之所。

在无法成为太阳的日子里,我们可以选择亲近太阳,成为太阳的弟子,学习与那纯粹光芒有关的一切事物——或许50.7年时,当我们迎来星盘上凯龙的回归,我们会发现自己也成为了太阳般照亮他人的智哲,从隐忍伤痕的黑暗中,终窥见天命之光。

——纪伯伦《先知》和土冥不同的痛 在占星学中,土星之苦是令人承受挫折后成熟的苦难,冥王之苦是令人向死而生、毁灭重建的苦痛,而凯龙之苦不同于前两者,是我们有时候不得不孤独背负的残缺、不得不臣服接受的苦熬。

或许是原生家庭的破碎,先天后天身体的缺陷,被暴力对待、为群体排斥的孤独恐惧…

凯龙星,作为土星和天王星之间的桥梁,承载着我们生命基石与更高意识/旧有秩序与新兴改变整合过程中浮现的痛苦。

尽管如此,这样的痛苦并非没有意义——它能极大程度地陶冶我们对人性的理解,帮助我们在这过程中收回高贵与卑劣的投射,燃理性之火驱散矇昧,也饮共情之水灌溉和平,终炼就一个“为人也为神”的智慧医者。

真痛过的人,会懂 疗愈中所需的、那如同看护照料伤患的温柔之心,便起始于这些,让我们感到软弱无力的痛苦创伤。

若真正体验了背负伤痕的辛苦,我们就不会站在痛苦之外说教他人,转而看向那些真真切切的事。

是一个沉默的“懂”字,真切地呵护、希望伤痛得以痊愈,胜过无数居高临下、转身即离的同情。

如同神话中凯龙与普罗米修斯的“自他相换”,当普罗米修斯因盗火而被宙斯惩罚、日日承受被啄肝之痛,凯龙向宙斯申请代替普罗米修斯受难而死,也因此彻底解离了不可疗愈之痛,升为夜空中的射手座。

在凯龙所达成的疗愈中,我们不再拉扯人性与兽欲/灵性与本能种种两极,而将它们整合为一。

看见在痛苦中,我们都是一样的脆弱。

在一个人的痛苦中,我们相聚在一起。

凯龙的疗愈礼物 当我们通过了凯龙疗愈之旅的试炼,礼物也随之而来——这些礼物,便是我们在经历创伤之苦后,尝到的回甘。

当我们在痛苦中发展出对别人和对自己的同理心、实现意识的转化,便可能在疗愈他人的时候,也体验到自己被深深疗愈的感动。

这时候,我们可以解离“带毒生存”的轮回困境,终成为一个凯龙星般令人尊敬的“医者”、导师。

或者至少,我们因为承接创伤之苦,拥有了更加从容面对生命伤痛的意志,在难解的心结中,终于懂得了放下和阔达。

不过疗愈虽“好”,我还是想说——当你感到疼痛的时候,不要勉强自己“强行疗愈”,更不要装作被疗愈。

——凯龙星专家 梅兰妮·莱因哈特有时候面对凯龙般深层的伤痛感,我们可能会因为太渴望疗愈,而太过用力。

这时候,我们也许忽略了在内在本有的自由。

所以,也别太执着疗愈“应该怎么样”,看向自己现实的真实感受、倾听别人的需要。

在写凯龙星这篇文章时,我对一句话突然有了更深的感触——哥多林前书中的“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04 凯龙星疗愈指南疗愈通用指南在这里推荐一些有助于凯龙式疗愈的方法/方式/工具,帮助我们更好地运用同理心这把钥匙,打开自愈愈他的疗愈之旅。

带着同理心,你珍视什么、就给出什么在这里不是说如果我有珍贵的“家当”,我就要去给出它。

如果我们还没有疗愈自己,我认为有时候人未必知道对自己而言最珍贵的是什么。

先把最珍贵的东西给到自己,那时可能就能看见,自己生命存在中的“珍贵”对他人而言有着怎样的价值和意义。

如果“给出”这个动作使施与受的双方都能感受到疗愈或解脱,那么这便是一个怀有同理心的“给出”了。

聆听自己、聆听他人和世界关于聆听,我很喜欢《共创式教练》中的三层次聆听模型,大家在生活中完全可以和朋友一起练习第二层和第三层的倾听,有意识地觉察自己什么时候又返回了自我中心的状态。

12星座疗愈力指南白羊座凯龙星 凯龙1宫参考写这段的时候,我的脑海中蹦出汪峰《存在》的旋律,以及那句嘶吼的“我该如何存在”(他还真是个凯龙白羊)。

我们可能觉得自己动辄得咎,或者在这个世界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无归属感。

但也正因如此,当我们超越这种“我在这个世界上可有可无”的失落创伤,给自己一个斩钉截铁的“我存在,不需要任何人的首肯”,我们也能成为擅长给他人赋能的人——因为懂得存在的脆弱,无力的软弱,所以从中升起充满同理心的领导力。

在生命“倒计时”中,将生的意志付诸与写作、利用一切仅剩的时间创作。

充满哲思的文字里包含生命的重量,在《病隙碎笔》中有一句令我感慨甚深的话:“信心,既然不需要事先的许诺,自然也就不必有事后的恭维,它的恩惠唯在渡涉苦难的时候可以领受。

”金牛座凯龙星 凯龙2宫参考凯龙星落在这个配置,我们可能会感觉到价值感、安全感的缺失,仿佛周围都是金黄的麦田,只有自己的土壤贫瘠、空空如也。

为此我们可能会紧紧抓住那些让我们感觉更有价值的东西,不管是金钱还是关系。

但这种“缺失”究竟是实际的情况,还是我们主观感受上过分夸大、延续了曾经的创伤感,是值得省思的。

影星玛莉莲·梦露的凯龙星落在金牛座,这位世纪美人从小在福利院和寄养家庭长大,因经历过颠沛流离、被遗弃而缺乏安全感——终其一生想要让自己值得被爱,却在失败的婚姻和事业起伏中不断失去自信。

当我们能看见那个关于价值感、关于“我拥有”的原始伤痕,并与它和解,可能反而会成为众人眼中那个富有资源也善于管理资源的存在。

开个脑洞来说,如果安陵容能看见她自己的多才多艺、将建立在贫瘠土壤的人生开垦至此,便不必再辛苦地借由他人证明自己的重要性,而能与他人分享“从无到有”的自信。

双子座凯龙星 凯龙3宫参考在这个位置的凯龙星可能昭示着我们在心智层面的不自信,觉得自己可能理不清、想不通,道不明。

又或者反之,我们在心智层面堆积了太多东西,急需理出一个能整合一切的系统将噪音中和,安心释放出去。

可能曾经我们在想要表达自己时,有过一些令我们感觉受伤的负面体验。

但我们需要学会疗愈自己这台“收音机”,不去恐惧里面发出的真实声音可能是“错误的”、“不正确的”而让自己的心智通道蒙上羞愧、脆弱的闪躲,去勇敢清晰地发声,在自己真实诚恳的表达中体验坦荡的自信。

开放、敞开,循循善诱的导师、语言文字的疗愈力量是我能想到的凯龙星双子或三宫人能收获的疗愈天赋礼物。

春晚小品中被调侃的“话疗”,在这个配置的人面前可能不再是一种玩笑。

当我们能够将同理心与自己的心智力量结合,语言表达这把双刃剑也可成为启人心智、愈人心灵的灵机之光。

巨蟹座凯龙星 凯龙4宫参考原生家庭层面的自愈愈他是这个配置的主要议题,对理想的父母和家的追寻可能会是这种配置的表现模式。

我们或许深刻体验过不被滋养、爱护和接纳的创伤,总觉得自己无依无靠、缺乏温柔坚定的支撑。

在凯龙落巨蟹或落四宫时,自爱自强可以是自愈愈他之前的驿站。

孕育自己内心深处的根,真正看见自爱在自己生命中无可替代的力量,将帮助我们疗愈过往累积的情绪创伤。

当我们体验过了被柔软内心被伤害、忽视的细腻痛苦,我们可能更容易感知到他人的内心并与他人产生共情。

就像一个曾经站在黑暗中的内在小孩,在摸爬滚打寻找光明的路上,终于看见了自己即是光明。

凯龙星落巨蟹/四宫的疗愈者也可用自己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与他人的内心产生链接,让一个孩子握住黑暗中另一个孩子的手,引导他走出脆弱、看见温柔光芒。

可能因感受过“如果表现了本来的自己,就会遭遇嘲笑和”,而选择在后来的人生中回避自己的独一无二性,成为他人光芒下的影子。

我有位凯龙狮子客户是艺术工作者,但TA对自己的艺术创作感到不自信,在这层面充分体验了“做自己”与“被他人接纳、欣赏”之间的困惑与折磨。

就像尼采说,“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种凯龙配置的人可能会感受到这种对自己生命光源的“辜负感”,想要发光发热,却在生命舞台上感到角色错位或无人问津。

而想要从中疗愈,需要我们首先认清最核心的问题不在于我们的创作能力,不在于“做自己”的那个“怎么做”,而是肯定那个“自己”——以此点燃生命的激情。

不在有关自我表现的事情上退缩,并开启对己对人的同理心,将为凯龙狮子或五宫的人打开一条独特的疗愈路径。

或许是点燃他人的创意,或许是引导有创作才华的人发出自己的光——当我们能够自愈光芒,并看见他人尚未点亮的心灵之火,走着走着,我们将发现自己的光是如此为他人所接受和需要。

处女座凯龙星 凯龙6宫参考对凯龙落在处女或六宫的人来说,失序、失衡、失控的感受和经验可能会成为创伤之源。

如果说凯龙狮子/五宫的整体能量有点像是“失志”,我觉得凯龙处女或六宫可以被形容为“失常”。

这个配置下我们可能加倍看重健康,从事一些帮助人们“调常”的事业(比如瑜伽、中医等),反之我们或许在生活中“失常”,比如睡眠饮食不规律、不健康,神经紊乱。

还有种可能是,我们过于以纪律来控制和约束自己,追求完美的理想状态到有些暴力的程度——并非调整和疗愈自己,而要剪除所有我们认为不甚完美的部分。

这个配置需要我们看见的是,并非所有伤口都能靠努力控制而愈合。

当我们学会了如何疗愈自己之“常”,所到之处也能为他人带来秩序与平和的“归常”。

被遗弃的失落与恐惧驱使我们为自己系上名为承诺的绷带,或者因为害怕、逃避自我中的不和谐音而活成“虚假的天使”。

在关系中,我们有可能变成受害者、加害者甚至拯救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出演那些我们不愿看见的影子,最终在失落的创伤中意识到——我们需要返回完整的自己,让天使与恶魔在自己之内和解,以真性情看待关系中的和平。

有这样配置的人,非常需要学习以“不含敌意的坚决” 在关系中活出自己,也警惕将另一方摆在对立面来维护自己的“无缺之美”。

当我们不再对某个人、某个环境患得患失,带着“失去你我就失去了全世界”的创伤度日,我们可能会变成一个极善与人“共舞”的人。

我们可以自己活得真实自然,也懂得如何牵起他人的手,邀他们进入一段没有角色设定的关系或合作。

当这共舞中没有人是拼凑另一半完整的工具人,即使笨拙也带着真实疗愈的温暖。

天蝎座凯龙星 凯龙8宫参考当凯龙星落在天蝎座或八宫,我们可能在生命早期的时候经历了与他人在深入紧密联结上的匮乏或失落,或者感觉自己的生命从一个不见阳光处成长起来、孤立无援,比如可能父母亲眷支持、指导不到自己,比起能够被人照顾的孩子,必须要自给自足、自我拉扯。

而这个配置的人经常也是能把他人照顾得很好的人,也由此让人觉得心疼,因为他自己可能更需要被好好支持和照顾。

还有可能的情况是,这个配置让我们对死亡、以及那些他人避讳碰触的生命阴暗面有更加深刻的体会。

由此而生的“哀情”无疑是沉重的,若沉湎其中,它将为我们的生命蒙上一层阴郁的色彩。

凯龙的伤痕将成为我们深层转变的推手,也携更多人穿越黑夜、走向黎明。

射手座凯龙星 凯龙9宫参考在此配置下,我们可能会不由自主地追求一种意义、哲学,宗教层面的“万能药”,那个“解答一切的”。

我们可能在人生早期受到家庭和成长环境的影响,而去接受某种视角诠释的宇宙人生。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可能鼓吹过某种信仰的气球,将所有意义加注其上,却在某个节点体验了它的破裂。

学习与失望和悲观的感受和解是这个配置的重要功课——如果不停超越、不断追寻的驱力并未给我们带来解脱的自由,反而让我们像脱缰野马一样狂热执着于某个方向、却不见束缚在身的缰绳,我们或将在松弛下来时体验到它带来的伤痕。

当我们能够放下教条的缰绳,不再驾驭自己献身于什么,我们或能看见温暖自由的火焰从我们之内自在升起,也带给他人信心与鼓舞。

摩羯座凯龙星 凯龙10宫参考当凯龙星落摩羯或十宫,我们可能会感受到一种个人本质与社会身份的错位。

比如说我们可能感觉自己很难明确在社会上的位置,或者站在一个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位置上却感觉不到真正的成功。

对努力的意义和责任的失望可能是这个配置阴影的表现形式,或者在职业生涯中经历失落、名誉上的创伤。

我有位凯龙落十宫的客户在事业上十分被动,TA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在行业中的位置,虽然从自身实力上来说确实具备很高的水准,却始终游离主流之外“闪耀”显得格格不入。

对于自己的事业,TA经常表露出一种“怀才不遇”的感慨,对行业中的权威、功成名就者有隐藏的抵抗心理。

但其实有的时候,这个配置的人未必真的就被外部环境所限制而不能成功,很多情况是在心理层面的自我设限/缺乏责任感,或者因为过度追求父母、权威的认同而迷失了自己。

水瓶座凯龙星 凯龙11宫参考当凯龙落在这个位置,我们可能会在理念/理想,友情/团体的领域经历打击或创伤,比如感觉很难融入圈子、难保持友情。

另外因凯龙星位于土星和天王星之间,水瓶座又被这二者共管,有的时候这个配置的特质会有对其中之一的倾向性(或交缠在一起)。

比如说土星特质更重些的时候,可能我们在友谊/团体中会有更加沉重、被规则压制的体验。

当天王星色彩更浓厚的时候,可能我们会感觉自己于团体或这个时代很抽离跳脱,无法让自己认同的一些集体理念或者对这个社会的批判思想与外界达成和解,需要警惕把自己绑在无法实现的远大理想的石柱上,为了标新立异而去和人群对立。

当我们能将冷漠抽离之苦转化为个人的独一无二,并学习与集体合作,疗愈或将开始。

当自我和群体达成和解,合作与分享即是疗愈的通道。

双鱼座凯龙星 凯龙12宫参考当凯龙落双鱼或十二宫,我们可能有与生俱来的疗愈天赋,以及深刻的对他人痛苦的理解甚至于慈悲。

我所认识的凯龙双鱼/十二宫多有非常明显的善良特质,有时候也会显得自他界限不清,或因太能感受到他人的苦痛而淹溺了自己。

灵性直觉天赋可能会让这样配置的人主动成为疗愈者,但也有可能因为太在乎圆满无缺的合一感觉,而在经历排斥后变得压抑或透明、主动给自己的人生戴上镣铐。

这个配置的人还有可能陷入牺牲的议题,或者有种拯救者、圣母情怀,觉得自己要做为他人献祭的羔羊。

凯龙双鱼/十二宫人需要认识到的是,就算不去做德行无缺的天使,我们也不必对任何人感到歉疚。


以上是文章"

或许是原生家庭的破碎,先天后天身体的缺陷

"的内容,欢迎阅读加啊股票网的其它文章